中國羽絨工業協會 China Feather and Down Industrial Association

位置: 首頁 > 會員信息 > 專訪

專訪

臺灣合隆毛廠

民族驕傲  臺灣合隆毛廠

臺灣島美麗、富饒,是祖國的寶島。這里四周滄海環繞,境內山川秀麗,到處是綠色的森林和田野。臺灣四季如春,山高林密、瀑多岸奇,山山水水被大自然的神工鬼斧塑造的婀娜多姿。在這一片盛景之中,輕柔的羽毛在此“繁衍生息”,創造出自己光彩奪目的奇跡。當今世界羽毛行業的冠上明珠,合隆毛廠在此孕育而生。

合隆毛廠創立于1908年,是在臺灣耕耘了百年的羽毛制造企業,經過陳順風、陳聚水、陳云溪、陳焜耀及陳彥誠五代人的經營及多次變革,在誠信和不斷創新的堅持下,合隆毛廠已經成為世界羽絨行業的佼佼者。目前合隆全集團年營業額約在人民幣9億元,在國際羽毛產業中久負盛名。1989年,合隆是第一個回到中國大陸發展的臺灣羽毛企業,并在深圳注冊成立合隆企業(深圳)有限公司,以深圳為中心逐步向內陸發展。目前合隆在深圳、黑龍江、江西、山東等地都設有工廠,也曾在安徽、河南設廠,同時在德國、加拿大、日本也都有投資點,更掌握了冰島雁鴨、加拿大白鵝羽絨羽毛等世界頂級羽絨的主要產量,這是百年合隆用羽毛創造的奇跡!

陳焜耀于2014年中羽協成立20周年慶祝大會獲頒中國羽絨行業功勛企業獎,與姚小蔓理事長合影

臨危受命,續寫輝煌

1900年因中國經營環境較為艱困,合隆第一代經營者陳順風帶著侄兒陳聚水從福建渡海來臺尋求新機會,并于1908年在臺北設立公司。臺灣合隆毛廠當時是經營古物回收:鋼鐵、酒瓶、羽毛(此三項為日據時代特許經營三大古物)及金屬廢棄品,羽毛是其中一項,合隆也是臺灣最老的羽毛回收公司,至今已有百年的歷史。當時臺灣是日據時代,第三代陳云溪因受日本教育,所以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也受日本政府委托,經營羽毛的專賣。

第二代陳聚水(中)和第三代陳云溪(左)

上世紀40年代中葉,當時合隆的經營是以臺灣出產的羽毛為主。隨著業務的發展,臺灣的原料已不足業務之需求。第三代經營者陳云溪經再三考慮,于1964年決定遠赴南洋的新加坡投資,同時尋找新機會。陳云溪創立新加坡合隆,帶動了整個東南亞市場(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越南、香港等地)。從此合隆分為兩個經營體系:臺灣與新加坡,此舉也是開創了合隆毛廠國際化的開端。

合隆毛廠(新加坡)

1970年代,日本的經濟達到了世界的高峰,日本的消費者也開始尋找最好的寢具填充物,以符合他們的經濟需求。此時,羽毛寢具的產品在日本開始營銷。日本人對質量的要求非常的嚴苛,他們不斷追求質量提升,連歐洲跟美國的供貨商都很難符合日本人的要求。當時只有臺灣的制造商能達到日本市場的要求:高質量及快速的服務。時勢造英雄,合隆第三代及第四代的經營者倚著他們的智慧與能力,活躍于日本市場,同時也開始在臺灣積極發展,巔峰時曾在臺灣擁有六個生產基地。

第三代陳云溪和第四代陳焜耀

合隆發展至今,現任董事長陳焜耀是這家企業第四代經營者。1991年,合隆家族第三代經營者陳云溪雖然不希望陳家分家,然第四代決議分家:陳焜耀的堂兄陳信雄接手新加坡合隆,陳焜耀則接手臺灣合隆,從此,陳氏家族的資源重整。在陳焜耀接手合隆后,由于整個亞洲的政經改變,致使臺灣合隆的經營也不得不改變,臺灣六個生產工廠只保留下大園廠。與此同時,合隆的日本市場份額也在逐步縮水,這使得陳焜耀考慮能不能和疏遠已久的美國人做生意,于是他再度積極開拓美國訂單,1994年一筆大訂單重燃了陳焜耀的生機:美國一家名為Pillowtex的公司突然下了一筆大訂單,要求準時交貨、里面不能有石頭與雜毛。合隆多年來在日本市場摸爬滾打,對高質量、嚴格要求已是駕輕就熟,保質保量的提供產品更是不在話下。同時合隆和美國太平洋海岸羽毛公司(Pacific Coast Feather Company)也維持著良好的合作關系,成功打回久違的美國市場。

陳焜耀和Jerry Hanauer(太平洋海岸羽毛 前CEO)

原來市場依然存在!這讓陳焜耀興奮不已。在新希望的鼓舞下,他立即展開積極地調查研究,并發現國際市場的羽絨需求在不斷增長,而來自各國、各地區的產品規格卻原來越亂;中國大陸羽絨加工業正在崛起,但是質量良莠不齊。陳焜耀暗自慶幸:合隆還是有發展機會的。一個重整旗鼓、振興家業的規劃在陳焜耀的心里慢慢成形,在他的掌舵下臺灣合隆的嶄新歷史由此拉開帷幕。

搶占高點,掌握原料

這正是20世紀與21世紀交替的時期,也是世界經濟大變革的時代。全球經濟一體化進程逐步加快,市場風險與機遇并存。此時此刻誰抓住了商機,誰就有可能主宰世界經濟的一隅。

合隆的第一個動作便是搶占國際羽絨羽毛市場的制高點。羽絨是期貨,行情瞬息萬變。如果不能準確掌握原料價格,就會面臨賠錢的風險。有可控的原料來源對羽毛商來講至關重要。所以搶占國際羽絨羽毛市場的制高點,建立上游原料供應體系,實現有質量、高價位的國際羽毛垂直整合布局是新形勢下發展的關鍵之所在。為了實現國際采購、國際分工的布局,合隆進而在加拿大和德國進行投資。

要想掌握原料來源,聚攏世界各地的羽絨收購業者是重要的一環。先“舍”才會有“得”,合隆讓出加拿大分公司、德國分公司的部分股份給當地經營者,讓他們成為共同經營者。在豐厚股權利益的驅使下,這些業者積極地把北美和德國周邊國家的羽絨貨源交給合隆。這樣一來,合隆就可以源源不斷地收購到產自全球最知名的加拿大、波蘭、匈牙利的白鵝絨。合隆上游的原料供應體系也迅速建立起來。在建立了相對穩定的上游原料供應體系后,合隆就有了整合世界羽絨市場的主動權。

合隆毛廠深圳廠

上游原料供應有了保障,下游加工有了基地,合隆就具備了羽絨加工的國際分工優勢。例如歐美擁有優質北極圈白鵝絨,卻因當地人工價格昂貴,無法進行更精細的加工。合隆就有能力能把歐美白鵝絨運到中國大陸進行精加工再把加工好的羽絨運回歐美市場,而加工成本只有歐美當地的十分之一。

臺灣四面環海、土地面積狹小,人口數量相對較少,經濟規模因此也相對較小。臺灣的羽絨產業想要創造大的利潤,就必須走向國際,與世界接軌、善用國際資源。臺灣與中國的關系更是密不可分,中國自對外開放以來,就擁有相對較低的勞動和土地成本、豐富的原料資源、廣大的內部市場,十分利于上下游產業的整合。

合隆就充分利用中國地區優勢以促進國際分工。如深圳廠的設立,是考慮內、外轉運,信息的便利性,并可用作研發基地。黑龍江廠則是便于掌握高質量原料;江西廠的設立有利于優質原料以及較低人力資源成本的獲取。此外,合隆也嘗試不同的技術改良、結合以達到研究與發展的目的。

正因為合隆的國際分工優勢,這讓眾多羽絨業者主動與合隆建立起長期合作關系,董事長陳焜耀也就能站在全球羽絨羽毛市場的制高點縱橫百業,指揮自如。偶爾遇到業界波動,他也能洞悉在先,在其他企業未來得及做出反應的時候出奇制勝。由于站得高、看的遠,他總是能夠快速、準確的判斷各種機會的價值和前景。因此下手極快又準,往往收效甚佳。人們稱他“智高人膽大”。

[ 1 ][ 2 ][ 3 ]

相關新聞

會員信息

全民小视频赚钱速度 云南11选5遗漏真准网 江苏快三查询 燕赵排列七开奖结果 股票发行价格计算公 股票指数期货是为适应人们管理股市风险 华东15选5开奖号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幸运pc28加拿大结果参考 体彩七7星彩开奖号码 双色球杀号技巧最准确